欢迎访问:日本毛片免费视频观看-免费观看欧美大片毛片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风骚表姐好味道

风骚表姐好味道

自从我与老婆结婚后,就常听丈母娘讲,老婆的表姐很风骚,才十几岁的时候,就有不少男人围着她转,被她钩得没魂似的。老婆的表姐是个独女,她父母死得早,丈母娘是她的姑妈,从小看着她长大,可怎么也管不了她,她个性很独立、很反叛。本以为她结婚后就会变好,可她依旧还是招蜂引蝶,丈母娘说,她是欺负老公是个老实人。

  我知道,丈母娘在我面前说这些,无非是想反衬她的女儿(我的老婆)是个好女人。我老婆很传统:男朋友就交了我一个,结婚前,最多就让我用手摸她下体,怎么也不让我打真军,结婚后,她也只用男上女下的传统姿势与我做爱,想她换几种姿势都不行;她是“好女不嫁二夫”那种,两年前我与一个女医生发生婚外情,她知道后硬是把我从离婚的边缘拉回来,还从不把我的这段风流事告诉任何人(如果狼友们有兴趣,我以后再讲这段自己的经历,就不在这里赘叙了)。我曾经叫她一起看A片,她只看了一会,就说“恶心死了”,怎么也不肯再看。我现在自诩是个“好”男人,很疼爱自己的老婆,不会硬要她做她不愿做的事;可我也是个“健康”男人,“健康”男人都笃信“孩子是自己的乖、老婆是别人的乖”!在听了丈母娘讲老婆表姐的事后,我就萌发了对老婆表姐的好奇和欲望,而且这种好奇和欲望越来越强烈!这也许是丈母娘当初讲老婆表姐的风骚事时,怎么也没想到的吧!

  我与老婆结婚快五年了,从来没见过老婆的表姐,老婆表姐在外地结婚后还没回来过。我经常会想象老婆表姐的样子,应该不错吧,要不,怎么会有那么多男人围着她转?我很有信心,如果老婆的表姐回来了,我一定能上了她,丈母娘已经给我提供了老婆表姐是风骚女人的“情报”, “知己知彼、百战不殆”,凭我这副长相、诙谐谈吐和精力十足的鸡巴,我相信要上一个风骚女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。

  终于有一天,老婆告诉我她的表姐回来了,过几天就要来家里看望我丈母娘(丈母娘是与我们同住的)。我心里暗暗高兴,知道离上老婆表姐的日子已经不远了。

  几天后,我终于见到了老婆的表姐,乍看时,她还没有我老婆漂亮,皮肤有点黑,不如我老婆的皮肤好(我老婆的皮肤白嫩白嫩的,人白美三分嘛),可表姐的身材很好,细腰、长腿,是典型的骨感熟女。她说话口无遮拦,才见面没多久,就“刘文学”(流氓文学)不断,我老婆听着都脸红。她那双眼睛,是属于会说话的那种,背着我老婆,一个劲向我抛眉眼,没多大工夫,我的骨头都被她的“秋波”杖(砸)酥了!

  这天人多眼杂,我没机会向老婆的表姐下手,倒是她进厨房来帮我掐菜时,乘我老婆不注意,在我身上卡了不少油。我生怕鸡巴忍不住硬起来,被老婆看出端倪,就叫老婆表姐去客厅陪丈母娘摆龙门阵(聊天)。看着她扭着腰肢出去的背影,我更加相信,只要有机会,我就能上这个风骚的女人!

  没过几天,机会就被我逮到了。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中午,我们正在午睡,老婆表姐提着一大包湿被单和衣服突然来到我家,她说正洗着,突然停电了,热天被单和衣服发湿了怕尸臭,就只好提到我们家来洗。我老婆只得去厨房调好洗衣机,这天正好老婆要去单位加班,看看时间快到了,老婆就出门去单位加班了。

  我老婆走得匆忙,卧室门也忘了替我关。我躺在床上,把鸡巴掏出来,假装熟睡,洗衣机“嗡嗡”响着,我在心里默默数着数,才数到十多下呢,就听到老婆表姐蹑手蹑足地进卧室来了。

  我家不大,就一卧一厅一橱一卫,卧室是我和老婆住,丈母娘在客厅里睡,从厨房到卧室,客厅是必经之路。这时,丈母娘正在客厅的床上午睡,她鼾声很大,与厨房洗衣机的“嗡嗡”声此起彼伏,象在合奏一曲令人又惊又喜的交响乐。

  “喂,还睡呀,快起来教我用你们的洗衣机嘛……”; 老婆表姐站在床前,轻轻推了我一下,她声音很低,很嗲。我依旧假装熟睡,心想,我家洗衣机是自动的,老婆替她设置好了,哪里还要人教啊,她这么说,只是试探我是不是醒着,我相信,这时她一定在欣赏我的鸡巴。

  果然没过一会儿,老婆表姐的手就轻轻落在我的鸡巴上,她一定看出我在装睡,就捏着我的鸡巴轻声说:“嗨,你的……好大哦,这么露着,就不怕被人偷……”。 我被她这么一捏,再也装睡不下去了,就捉住她的手,紧紧按在我鸡巴上说:“这是你表妹的,除了表姐你偷,别人谁会来偷哦……”。

  “嘘——”,老婆表姐用手指了指客厅,“小声点,老太婆精得很——”。接着,她摸着我的手臂,嘴巴凑近我耳朵轻声说:“看你挺斯文的,呵,身体好结实——你怕不怕我偷哦?” 我乘机在她的嘴唇上亲吻了一下:“我怕啥啊,要怕,也是你表妹怕嘛……”。 “要是我真偷了,你不会对你老婆说吧?” 老婆表姐捏着我的鸡巴,媚笑着问。 “你以为我有那么傻逼?”我仰躺着,把手伸进老婆表姐的裙子里,隔着内裤摸弄着她的阴户说,“关起门,我们都是自家人,你表妹……就算知道了,也打不出来喷嚏……”。老婆表姐轻轻捶了我一下,脸儿有点红红的说:“嗨,你好坏哦,我和你老婆终究是姐妹哈,不许你……告诉她,要不……我可不好意思……”。

  我和老婆表姐就这么相互抚摸着对方的身体轻声地调着情,还一边尖着耳朵听着客厅的动静,生怕丈母娘醒了突然闯进卧室来。丈母娘鼾声依旧很大,她的床就靠近厨房,洗衣机的“嗡嗡”声不但掩住了我和老婆表姐的调情声,更象在奏催眠曲,丈母娘睡得真香!

  我的鸡巴很快就被老婆表姐捏硬了,龟头马眼也流出了淫水。这时,我的手已经伸在老婆表姐的内裤里抠弄着她的小穴,小穴里热乎乎、水淋淋的,哈,她真是那种动情快、淫水多的女人!

  我躺在床上,看着老婆表姐把有些湿了的内裤脱下来,放进随身的坤包里,她撩起群摆,上床来骑在我身上。她不让我脱内裤,怕丈母娘突然醒来我来不及穿。她一手扶着我的鸡巴,一手掰着她的小穴,把鸡巴龟头对准小穴口儿,然后缓缓的坐下来,我的鸡巴很快就齐根顶进了她的小穴里。

  我仰躺着,看不到老婆表姐的小穴是什么样子,但我能感觉到她的小穴不是很紧,有淫水的润滑,顶入一点没费劲。齐根坐入后,老婆表姐就上下套坐起来。她很卖力,很主动,把我弄得好爽!也许是怕出汗吧,她后来就不怎么上下动了,只是坐在我小腹上,不停地筛动屁股,用阴户在我耻骨上“磨豆腐”。我以为她累了,就抽送鸡巴插她,她却伏下身来对我说:“你先别动……,我喜欢……这么磨……,这么磨……最爽……”,她一边说,一边看我的反应,然后接着说,“让我先爽一会儿,我会让你插个够……”。

  没想到老婆表姐初次和我偷欢,就这么的“直率和坦白”,尽管我喜欢大力抽顶,我还是由着她、配合着她——女士优先嘛,直到她的小穴在我耻骨上磨出了好多的淫水。她这么磨了好一会,身子一阵颤抖之后,似乎有些满足了,就叫我下床站在床边,她把屁股搁在床沿上,双腿成M型分开抬了起来。

  我站在床沿边,老婆表姐的下体正对着我,我这才看清楚她小穴的样子:她下体阴毛不多,阴蒂和小阴唇很突出,小阴唇黑黑的,有点大,向左右张开着,象蝴蝶的两只翅膀。啊,原来老婆表姐的小穴是“蝴蝶逼”,难怪她这么风骚的!

  “你看什么啊……,女人的……还没见过?快点嘛……,轻点、轻点啊……,别把床……弄响了……”。我抬着老婆表姐的双腿,把鸡巴插在她小穴里不停的拗动,为了防止把床弄响,我插得有点慢,但很深,鸡巴几乎是“全进全出”。老婆的表姐缓缓扭动着腰肢,轻轻筛着屁股,迎合着我的插抵,这时她的表情丰富极了:眼角含笑,牙咬下唇,一副欲笑不能的样子;不时还把头摇动几下,表示她有些“搁不住”;有时还故意出声的娇呻媚吟几下,吓得我连忙“紧急刹车”,她却“噗嗤”一笑,那笑声虽然轻得只有我才能听到,但非常的惊心动魄和勾魂!

  也许是太紧张,也许是好久没这么爽过了吧,一向自诩“精久不射”的我,很快就向老婆的表姐“缴械投降”了。我有些沮丧地伏在老婆表姐的身上,向她说对不起,她却抚着我的头说:“我们……这才是……第一次嘛……,你的……表现,已经……很不错了……” 后来我才知道,老婆表姐在磨豆腐时就已经高潮了,她躺下叫我插,是让我也高潮,她只是没有二次高潮而已。

  自那以后,我和老婆的表姐就经常偷欢,我喜欢她的“风骚、直率和坦白”, 我们很快就成了常常交流性交技巧和性交体会的性伙伴。

  字数:3286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针灸迷奸美少妇 下一篇:她家停电啦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